系统科学家许国志院士百年诞辰,钱学森系统工程理论的40年

“顶天立地”筑伟业 桃李诗情满园春
纪念运筹学家、系统科学家许国志院士百年诞辰
与改革开放共荣,钱学森系统工程理论的40年

■本报见习记者 程唯珈

如今,在中国,“系统工程”这四个字已经深入人心。

他是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中国运筹学、系统工程和系统科学的开山之人,中关村诗社的创建人之一,又是一位德高望重、极具人文情怀的长辈、同事、朋友。他就是许国志。 4月20日,适逢许国志院士诞辰100周年,来自国内外系统工程领域的专家、许先生的亲朋好友及社会各界人士齐聚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共同缅怀这位高山仰止的老人。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钱学森,不仅是我国航天事业的奠基者与领军人物、更被认为是我国系统科学和系统工程的开创者和奠基人。

“顶天立地”的学科创始人

1978年9月27日,钱学森和许国志、王寿云在《文汇报》发表《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一文。

时间回到1919年4月,一个婴儿诞生在扬州一个富庶的盐商家庭。谁能想到,眼前这位哇哇啼哭的孩子,日后竟开创了中国两个学科的历史。

日前,由上海交通大学与文汇报社共同主办的“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暨钱学森《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发表40周年研讨会”在上海举行。

许国志自幼勤奋好学,自上海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毕业后,便从事相关工程技术工作,之后又前往美国深造。

许多与会专家感触说,今天重读钱老的这篇系统工程“重磅经典要文”,深感其意义重大。在我国,钱学森创建的系统工程理论,广泛应用于我国社会经济的各个领域。

怀着一腔报国之志,许国志放弃了海外优渥待遇,义无反顾地投入祖国怀抱。1955年秋,许国志归国途中与钱学森同船,讨论如何为祖国建设作出贡献。交谈中,二人发现,源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国外新学科——运筹学在中国拥有广泛的应用前景,可在经济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

成熟于改革开放之初

前人说:师夷长技以制夷。回国后,他便被分配到刚建立的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负责运筹组的筹建。

“那时大家对我国与西方科学技术的差距有了深刻的认识,但是,对我国在组织管理技术上比发达国家落后的局面的认识还不是很清楚。”上海交通大学钱学森图书馆馆长钱永刚透露,钱学森就是在这样状态下提出了系统工程理论,为即将开启的改革开放提供了一个思想武器。

然而,运筹学在中国原无基础,创建伊始该从何处着手?许国志认为,要使运筹学得以在中国发展,就必须与中国实际相结合。于是,他一边在《科学通报》和《人民日报》上著文,系统介绍规划论、对策论、排队论等运筹学的主要分支,一边思考具体的研究课题。

上海交通大学钱学森图书馆党总支书记兼副馆长盛懿等考证研究发现,钱学森系统工程思想, 萌芽于旅美期间参与火箭导弹研制,形成于回国后对系统工程的探索与实践,成熟于“科学的春天”和改革开放初期。

1956年1月,许国志负责筹建了中国第一个运筹学研究室,并担任室主任。同年春天,毛泽东提出“向科学进军”的口号,中国制定了第一个科学发展的12年长期规划。作为该规划中的一个独立项目,许国志被指定为运筹学项目的起草人。

1955年回国后,钱学森先后担任中科院力学研究所所长、国防部第五研究院院长、第七机械工业部副部长等重要领导职务,积累了丰富的科研和生产组织管理经验。

研究期间,许国志积极倡导组合最优化的科研工作,并提出具有一般意义的概念和规律,如衡量一个有限整数序列的“颠倒序”和”混杂序”、证明并给出长度为n的有限整数序列的最大混杂度等。

1978年,针对当时组织管理效率不高、社会生产力低下等现实问题,钱学森提出运用“系统工程”思想及其方法论解决这些问题,被认为既开创了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成为社会管理不可或缺的理论依据与方法论基础;也吹响了系统工程从航天领域走向我国社会建设各领域的号角,决定了系统工程在中国发展的基本方向与格局。

除了运筹学,许国志还致力于中国系统工程的创立与发展。

中国系统工程学会原理事长、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研究员顾基发认为,该文第一次将国际上运筹学、系统工程和管理科学等多门相近学科用组织管理技术-系统工程统一起来,与西方的系统工程强调工程相比,更为强调组织管理。

1978年4月,许国志向钱学森提出在我国发展系统工程的设想,得到其赞同。同年发表的由钱学森、许国志和王寿云撰写的文章《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对推动我国系统工程的迅猛发展起到关键性作用。

天上地上的事,都找钱学森

为在我国尽快开展系统科学研究,许国志提出五年内实现四个“一”的设想:即筹建一个研究所,从事研究工作;成立一个系,培养专门人才;筹建一个学会,进行学术交流;创办一个刊物,发表科学论文。在科学的春天的大好形势下,这些愿景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全都得以实现。他也常为得以亲身参与其中而感到无限欣慰。

钱学森当年创建的系统工程思想已经衍生出众多分支学科,如航天系统工程、工程系统工程、军事系统工程、农业系统工程、社会系统工程、教育系统工程、环境系统工程等等。

此外,许国志还从自己的领导和组织实践中总结出管理工作的四项原则:互补原则、易位原则、三多原则、一盘棋原则,充分体现了他博大的学术思想。

经过四十年的推广、应用和发展,“系统工程”已经从概念走向理论、从理论走向实践,从航天型号研制部门走向国家决策机构,从工程技术型号设计走向国家管理顶层设计,渗透到社会的各行各业、方方面面。

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原党委书记、副院长汪寿阳曾是许国志的学生、秘书。纪念会上,他深情地说:“许先生一直教导我们‘顶天立地’。‘顶天’不是在国际重要期刊上发几篇文章,而是在解决中国重大问题中,发展出自己新的理论体系、新的方法体系、新的技术体系,在国际上形成自己的话语权。‘立地’更是要解决中国重大问题。”

“‘天上的事,找钱学森’,我想说,地上的事也得找钱学森。”中国系统工程学会草业系统工程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李毓堂很有感触地说。

满腹人文情怀的长者

当时,李毓堂等推动的草地牧业综合发展示范项目,是草产业系统工程试点,在钱老不断鼓励和指导下,历经十多年运作,大多数项目按照计划达到三年建成五年见效。项目区农牧区经济、生态、社会面貌焕然一新。得到亲临现场视察的中央、部委、省区领导人的赞评。该成果还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在众多赞誉中,满腹人文情怀是众多同事好友对许国志的评价之一。

“钱学森是中外系统工程思想之集大成者。”盛懿认为钱学森对系统科学的开创性贡献之一是,从认识论层面,通过“从总体上把握并解决问题,使我们的工作多一点科学性和预见性,少一点片面性和盲目性”。

本文由mg娱乐官网_mg4355娱乐平台发布于生命科技,转载请注明出处:系统科学家许国志院士百年诞辰,钱学森系统工程理论的40年

相关阅读